您的位置: 首页>桥山撷英>文学天地>正文
鑫桥公司马小琴散文:我们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22-05-27 08:56:18 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早班中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我急忙拿起,电话里是婆婆的声音:“你在哪?”“妈,我在上班,你有事?”“我没事,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,老是忘记你的电话号。问了你大姐。”我在电话这头哈哈大笑,“妈,你看着我不亲呗!我大姐的电话你总记着。”隔着电话老太太大笑,“不是,都一样,人老了糊涂了。”“妈,我和你玩笑了!给你买的馍片吃完没?吃完给我说,网上买很方便。”“没完呢。”“妈,我上班忙着了,你好好的,下班我回去看你。”她答应着,“嗯,你忙你的,好好上班”。没想到这确是我们婆媳之间最后一次电话,婆婆的笑声烙在记忆里……

七十多岁的婆婆满头白发,头发总是梳得齐齐整整,婆婆从小家里条件不好,所以没上过一天学,大字不会一个,就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能写,但是记忆又特别好。每次说起陕北老家的老人旧事,她如数家珍。

春天来了,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婆婆就在楼下闲走。一条深黑色的长裤,脚上白色的运动鞋,红色的衬衫,亦或绿色的短袖儿,一手拿一把扇子,一手打一把太阳花伞,我在楼上做饭,她仰头向上,我低头看她,我就急忙喊爱人来看,“咱妈真是一个潮老太太。”婆婆也就成了楼下一抹风景。

人老爱钱,婆婆也不能例外,每次回家,都会耐心劝导,“妈,想吃什么就买点,不要省。你都七十多岁了,不用省。”老太太强调说她的钱有大用处,我笑着说:“没人和你要钱的。”她也不做太多解释。由于腿脚不方便,小姑子买给她一把很高的椅子,方便她起来坐下。

每次回家,她坐在椅子里,我就在沙发的一角,闲聊一些琐碎生活,房子里寂静无声,婆婆偶尔拄着拐杖来回走动一下,阳光洒进窗户,黄昏就跟着婆婆一起进来,成就了一抹细碎的光阴。婆婆真老了,她喜欢能说善道的人,但我又是一个木纳不善言辞的人。她不喜欢我的性格,我知道,但是我从没计较过。

我们本是两条无法交汇的平行线,三十多年前,我硬生生挤进她的世界。“妈,以后不要管闲事,好好活着,你看现在社会多好,没上一天班,还有退休工资。”“我现在都这样了还能好到哪去?”我做个鬼脸,又说错话了。她从没有说过生死这个话题,只是叮咛我不要买衣服给她,衣服多了,穿不完都是烧,我总以为她是怕我乱花钱,忘记人老了会死。婆婆匆匆的走了,家里现金取下好几万,这可能就是她所说的大用处,一辈子勤俭持家的老人,努力攒了一辈子,最后都留给了她的儿孙,也许只有这样做她是开心的……

当看着爱人抱着婆婆嚎啕大哭时,我知道他不舍得老娘,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自语,“要知道妈走的这么快,我不会和她犟嘴,妈应该是恨我的。”我说,“傻子,妈不会恨你,她的儿子她最懂,你性子直,妈性格犟,每每遇到就是嘴巴官司。这也是你们的相处方法。你是她的儿子,所以总打电话给你,为人父母,为人子女都是相互深爱,又彼此牵挂。只是相处的方法不同而已。”

我们婆媳一场,30多年的情分,她说话爱唠叨,我不言语只听着,偶尔也会相视不语,每每提起陈年旧事,她总是气的语速提高。我时常想,婆婆不识字,但凡她认得字,看看电视,亦或看看书,文字里有另外一个世界,它会教你放下、忘记,这世间比她苦难的人太多,只是她不知道,苦难就无限放大,她心里苦。

年初岁末,惦记着给老太太买身内衣,视频说她什么都不缺,就给她十来块钱买一件两层布的马甲,寒冷的日子跑遍了镇上大小商店,都说没有,只好一百多勉强买一件毛线的,那日老太太看着蛮喜欢,只要她高兴就好,嫂子笑着问,“二妈,你猜多钱?”“也就十来块钱。”“妈,便宜货,就是十来块钱。”老太太大笑……

一生节俭的老人,我时常笑说,妈你的一斤豆腐吃三天,她说东西就吃点味,不是要吃够。婆婆最讨厌赌博人,尤其麻将,她说听到麻将声心就打颤,我们又是一群喜欢麻将的儿女,为这也吵过,麻将还是继续打,在后来各自忙碌,打牌也就不复存在,婆婆倒少了些许烦恼。琐碎生活里,我们忘记人老了总有一天会走,总以为来日方长,可惜世事无常。婆婆走的匆忙,不曾留一言半语,也许……我无法知道。

“你们都出门了?我在你楼下,瞅见你家黑着灯。你窗户开着,小心下雨,雨就会进家。”每每想到这些曾经婆婆的话语,我知道往后余生,无论窗外多大风雨,不会有人打电话给我。

我家的老太太永远的走了,我们永无相见,也许在落雨的夜,她会从梦里走来。

窗外柳絮纷飞,眯了眼,泪涌了上来……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:爱上亚虎app下载安装(爱上亚虎app下载桌面)
地址: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   邮编:727307 技术支持:爱上亚虎app下载桌面信息中心
Copyright(C) 2011 爱上亚虎app下载桌面   E-mail:yahu@fotocakes.net

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  陕ICP备案05006082号-1